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mbt论坛|恶魔六点|bt资源下载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请牢记网址发布页 https://smuuu.wordpress.com/ 可随时获取最新网址 切记收藏发布页! smbt论坛导航栏广告
smbt论坛导航栏广告
交友招奴广告位招租!200元/月-点击查看!
素质男S寻女奴网调感觉好现实 QQ237659100
交友招奴广告位招租!200元/月-点击查看! 素质男S寻女奴网调感觉好现实 QQ237659100 交友招奴广告位招租!200元/月-点击查看!
素质男S寻女奴网调感觉好现实 QQ237659100 交友招奴广告位招租!200元/月-点击查看! 素质男S寻女奴网调感觉好现实 QQ237659100 交友招奴广告位招租!200元/月-点击查看! 素质男S寻女奴网调感觉好现实 QQ237659100
查看: 998|回复: 214

梦中女孩(老文,虐恋,搬运)

  [复制链接]

6

主题

32

帖子

22

积分

二星会员

Rank: 2

UID
124725
金币
18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5 22: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安少廷已经是这一个星期以来第三次在这个叫做『华丰』的超市里转悠了。但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哪怕长相相近的都没有。

  他现在有些相信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孩也许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否则为何那张面孔竟一闪而过,他就再也碰不到了呢?

  他最近做的梦中经常会出现一张类似那个女孩的脸。他现在已不清楚到底是他先做梦梦见到了一个长得很象这个女孩的女人呢,还是先见到了这个女孩之后才开始梦见她。每次醒来后他都不记得梦中的女孩怎么了或做了什么,他只是隐隐地记得她好象显得很憔悴和忧郁、有时甚至象是很痛苦,让安少廷心里总有些不安和焦虑。

  他相信梦中的人物必定是他自己曾认识的或见过的——也许是在某个电影或电视剧,当然也很可能是他在某个街上见过的女孩——他常常在大街上注视各种漂亮的女人。

  他都二十五了,连一个正式的朋友都不曾有过。他真担心整日紧张繁忙的软件编程员的工作会让他未老先衰。

  唉,如果有个女朋友该多好啊!他并不奢望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友。只要每天下班后他都能有一个渴望见到的女孩等着他,能和她说说贴心的话儿,化解化解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疲惫,他也就满足了。当然,如果能更进一步…

  但他的生活中却从未有过这种女孩。每天下班后他能做的不是到街上盯着各种漂亮的女人发些幻想,就是连到网络上的元元网站读些各种色情小说解闷——最近上去的次数太多了,他曾几次想克制自己少去些,但都不能成功。如果他的生活中能有个朋友,他也不会去的这么勤。

  店里传来安少廷熟悉的乐曲,让他禁不住也跟着哼了起来: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理不采…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每一个女孩都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女孩们的心思还真奇怪…』

  安少廷一边在心里哼着任贤齐的行歌曲,一边在店里每个年轻的女人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每看到漂亮的女孩他就在心里幻想一番。

  他什么也没买,在商店里转了近半钟头,从卖牙膏之类的货架边转了个弯后准备往回走。他心里也清楚现在在这里转悠纯属浪费时间,就算见到了那个女孩又能怎样?他真敢上去跟她套话?

  他曾试过对一个街上的陌生女孩说“我好象在哪见过你,你是不是叫xxx?”也试过故意被一个女孩撞一下然后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您真漂亮啊”什么的。除了遭到白眼外,还曾被人臭骂过。

  要是真在这里撞见这个梦中的女孩,对她说“我在梦中曾多次梦见到你耶”会不会特别浪漫?估计不被她骂回来才怪。

  但他心里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天他在这里的货架的另一头猛地瞥见那张脸后,再绕过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了。他已记不清为何当时见了那张脸后会有那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之后他真的有些为她神魂颠掉。

  常常来这里转悠寻找,到是让他少去元元网站了。他反正有的是时间去浪费。

  也许真是错觉呢。安少廷有些沮丧地往『华丰』门口走,准备回家——与其在这里再浪费时间,还不如到网站上读点刺激小说去。

  突然,他呆住了——一个穿着黄无袖连裙的女孩正从另一面向他轻盈地走过来。

  啊!他立刻看出这个女孩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他梦中的那个女孩——不仅长相很相像,而且连那脸上透出来的那种憔悴的样子也都非常相似。

  对!那种憔悴柔弱的神!绝对神似。

  原来真有这么个女孩——梦中的女孩。如果她能做他的朋友,那该多美啊。

  他心跳突然加快起来,手心开始出汗,口干舌燥的嘴巴竟因紧张和激动而合不拢了。

  看着女孩轻盈走动的优美的子越走越近,他突然一下泄了气。

  唉!算了吧。不可能的!她太漂亮了。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就当她是梦中情人吧,将美好的记忆只留在心底。

  安少廷心虚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荒谬的幻想,告诫自己不能够象对一般的女孩那样去唐突佳人——这么美丽的梦中情人——他卑谦的心马上打消了他冲上前去跟她套近乎的所有勇气。

  正在这时,那个女孩的目光也正转向他上。

  他立刻尴尬地扭过头去,避免被瞧见他正在偷看人家。当他再次偷偷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却见那个女孩突然地拐进两排货架中间,疾步离开。

  他大奇怪。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女孩已经见到他了,她的动作就好象是她在故意躲避着什么人——他回头看看,这边就他一个人。难道她是在躲避他安少廷?

  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应该互不相识的,她为何要躲他?他肯定他们是互不认识的。他认识的可数的女孩里绝没有如此清秀的。

  安少廷没时间多想,立刻快步走过去。当他到了那两个货架的地方时,他见到她正从另一头向右拐弯。

  他突然想起这下可有理由跟她套话了——他可以问她为何要躲避他呢?对!这真是个好主意。他的心跳又骤然加快起来。

  他不再跟在女孩后面追去,而是从货架这头绕过去。他算准了他可以在靠墙的那条货架后面跟她迎面碰上。

  他计算得很准确——一边往后瞧一边往前疾走的女孩在这个狭窄的过道上向他疾走过来——他们不可避免地要面对面碰头了。

  “啊!”女孩见到他从前面截过来,立刻惊吓地叫出声来,赶紧低下了头,好象是认命了似的站住不动。

  安少廷真奇怪了。她好象是很怕他的样子——又不是遇到债主了,她为何这么怕见他?

  巨大的好奇心再加上本能的青冲动,让安少廷终于聚集起勇气,用几乎是颤抖的声音有些结地问道:

  “喂,你为什么…你好象…在躲着我?是吗”“啊…不…不是…我…只是买点…对…对不起…”“啊?…”

  女孩结结巴巴地低声辩解,出明显惊吓恐惧的表情,让安少廷意外地竟不知该如何对答。

  “我…求您…我真的没看见您…求您…”

  安少廷这下真的糊涂了。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的梦中情人不仅对他说对不起,竟还要对自己出言相求,倒好象是她非常亏欠了他似的。

  “喂,你求我?…你求…求我什么啊?”“啊…对不起…求您别在这里…这里有人…”“…”面前的女孩几乎要哭了出来,声音越说越低,更加让安少廷丈二摸不头脑。

  女孩微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美丽的眼睫在一双淡淡的眉下一眨一眨地抖动着,一副灵巧的鼻子似乎在一下一下地动着。

  真是太美了。安少廷还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地面对着这么一个美丽女孩,他的内心的动简直难以言表——啊!她在跟我说话耶!她还在求我耶。

  安少廷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道。

  他前后看看,这一溜货架里本没有人,于是跟着问下去:

  “喂,这里没人啊?”“啊…不…求您了…这里…随时会…。啊!”女孩的眼里充盈着泪水,低声地断断续续地恳求着。

  忽然,大出安少廷的意外,女孩竟然开始用颤抖的双手慢慢地解开她连裙最上面的扣,接着又是一个…

  啊?!

  安少廷倒一口凉气。他真是惊呆了——他再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美丽的陌生姑竟会在自己面前…啊!天那!他已能看到她的雪白的部了…她的白的罩…

  强烈的刺激让安少廷到天旋地转——他急速的心跳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梦中情人竟然就在他面前…他这不是在做梦吧?他到自己无法呼。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

  突然,女孩背后传来一声金属的声音——她后几步之外的电梯的门突然徐徐地打开,里面却空空的没有人。

  电梯的声音将他们两人同时都吓了一跳。

  女孩赶紧用手紧攥住松开了两个扣子的领口,慌张地回头看去。

  看到里面没有人后,他们都同时松了口气。

  安少廷看着美丽的女孩紧握部的娇羞的神态,一热在全猛地升起。他无言地张大了嘴巴,手足无措地呆望着他的梦中情人,脑子里已是一片糊涂,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意外情景。

  突然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转过拉着他疾步向后走去,同时嘴巴里还在低声地央求道:

  “啊…您跟我来好吗?…求您了…”

  安少廷只觉得一个滑润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心跳更加急速起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已被她几步就拉进了无人的电梯。

  他们刚进电梯,自动门就慢慢地合上了。

  女孩盯着门边的按钮盘琢磨了一下,很快就发现她要找的按钮,用手指一下狠按下去。

  安少廷突然发现她按的是那个紧急停动的按钮——这就是意味着外面的人无法再轻易打开电梯的门。

  安少廷一下从惊愕中醒过来——一凉气从他脊背上升起。

  啊?!她要干什么?她为何要把他困在这个狭小的电梯里?她是不是要害自己?一种被骗上当的感觉一下将他醒。

  他惊惧地看着这个女孩,揪紧的心让他不知该如何反应。他转头看看窄小的电梯,一种莫名的恐惧让他全发冷。他呐呐地用生硬严肃的口气质问道:

  “喂,你这是要干什么?”

  女孩仍然没有直视他的眼,将本来就微低的头低的更低了:

  “…求您了…求您…我…我在这里为您做还不行吗?…求您了…”

  女孩这么惴惴地说着,然后突然跪倒在安少廷的面前,一把拉开他的带,立刻迅速地开始退下他的子。

  安少廷更加慌张了,急忙想躲开这个女孩的手,但紧张僵硬的子竟移不开一步。

  “喂?…喂!?…你这是…?”

  女孩不顾他的抗议,一把拉下了他的内,一边还是用颤抖的声音恳求着他:

  “您…求您了…我会为您做的…求您了…我在这为您做还不行吗?…求您…嗷…”

  突然,女孩用嘴巴猛地一口将安少廷的具含进嘴巴里,堵住了她连续的恳求声。

  一切发生的都是如此的迅速,让安少廷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就是有时间,他也不知该如何思考——他完全是惊呆了——如此美丽的女孩,竟如此主动地跪在他面前,将他的具一口含进了嘴巴里——这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

  她还本不认识他啊!

  具被温暖的嘴巴含住轻,一个柔软的舌头立刻在他的头上急速地添起来——巨大的刺激一下将他刚刚因害怕而吓得缩成一小条的具充血膨到了极点。

  天哪!太刺激了!安少廷连续发出深深的息声。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完全就象是在做梦。但安少廷知道这本不是在做梦——他的脑子很清醒,而且下体传来的刺激又是如此强烈和真实。

  他再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享受到他一直梦寐以求但以前却想也不敢想的——吹喇叭——而且是被一个如此美丽人的女孩——不,他的梦中情人——如此主动地含在嘴巴里——而且还是如此刺激地添…

  他在一波波的快里彻底失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只得傻傻地站在电梯里,任她在他的下吹他的具。

  他已不再担心这个女孩将他们关在这个电梯里会有什么不良的目的了——这个女孩现在就是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但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少廷决定什么都不管了——一切都随她做吧——就算是在做梦吧,他也要让这个如此刺激的艳丽的梦做完。

  女孩跪在电梯的地上,黄的裙子盖在腿上,只出她穿着白丝袜的美丽的小腿和脚上橘黄的跟鞋。

  她两手抱住他的大腿,头部埋在他下不停地动着。

  女孩灵巧的舌头不断刺激他的,同时还更紧地用嘴巴含住他的茎,前后摆动着她的头——她的秀发在头部的运动中轻盈地飘动。

  安少廷彻底失在这他难以想象的快之中——女孩持续地用心在他上用舌头灵巧地刺激,一波波快连续地在他体内环绕跳跃。

  他的下体在女孩嘴巴里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强,几乎让他站不稳子。他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子靠到了电梯的壁上。

  女孩的嘴巴也随之向前跟进,仍然紧紧地含裹住他的,两膝也跟着向前移了一步。

  他两手抓紧电梯里的扶手,紧咬住嘴巴。女孩嘴巴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烈,很快就让他达到了的。

  他不敢想象自己即将要将污浊的进如此美丽纯洁的女孩嘴巴里,但也不愿现在就离开她的嘴巴而失去这么美妙的极乐的享受。

  他紧张地向下看去——只见她猛烈地运动着头部,似乎也知道他即将进入,开始不断地加快速度,好象就是要让他这么在她的嘴巴里。

  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呵!呵!呵!

  火热的然进女孩的嘴巴里。一下、两下、三下…

  女孩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他的,一口一口地将出的努力进肚里,同时还不停地继续用嘴巴刺激着他的,使劲用力在上面裹。

  太多了,顺着出她的嘴巴外。

  大出安少廷意外的是,这个女孩竟用手从他的茎上括起白的并在进出嘴巴里的间隔中送回她嘴巴里。

  安少廷完全处于后的极度的舒适之中,脑子里本无法再思考怎么会是这么一种奇遇。

  太舒服了。上的刺激在他完后仍然没有结束——女孩继续温柔地轻住茎,慢慢在嘴巴里套。

  女孩最后小心地添净他的具,然后替他拉好内,并将他的长提起来。

  正在这时,电梯外面传来一两下砰砰的声音,接着是一阵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

  他们同时大吃一惊。看来外面可能已经发现了电梯的停驶,正派人来检查修理。

  安少廷赶紧接过子,慌忙地将带系好。

  女孩也紧忙站起来,并将她刚才解开的裙扣扣上。

  就在这同时,电梯的门被徐徐地打开了。外面有三个工人用惊奇地眼光看着他们。

  女孩极其狼狈地拍着裙摆,涨红着脸低头从他们旁疾步逃走。

  安少廷同样是慌地不知如何是好,愣了一下后赶紧追了出来。

  女孩已不知去向。


第二章
  安少廷在这个『华丰』超市已转了半个钟头了。这是他自上次遇见他的梦中情人并被她带到电梯里吹喇叭之后第四次在这里转悠。他最近在这里的多次出现,已开始引起这里的保安的怀疑。

  他沮丧地步出店门,在街上热闹的人里用眼光寻索。

  安少廷时时刻刻都在怀疑,那天他在『华丰』的电梯里和那个梦中女孩的艳遇,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一个梦。

  但那一切的确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那天他跑出电梯,怎么也未找到那个女孩。他又追出超市,街上也没有她的踪影。

  后来他一直在街上转悠到很晚才回家。那一切都不可能是梦。而且他至今还能受到被那个女孩含进嘴巴里的火热的感觉——那种既象是梦境但又决不会是梦境的刻骨铭心的感觉。

  这几天来他已无数次地反复地思考这件事,但却怎么也缕不出半点头绪。

  他太渴望再见到他那个梦中的女孩了。

  那个女孩绝对不象一个妓。这个安少廷比较肯定。她不仅没有提到任何钱的事,还好象很怕他的样子。绝对不会是妓。这种认为她是妓的想法让安少廷本无法忍受——这么美丽的梦中情人,怎么可能是妓?

  那么…难道真的象聊斋故事里的那样,有个仙或狐仙,先是出现在他的梦中,然后再下凡来献足孤独的他?而且还是用如此现代的前卫方式?

  一想到鬼怪之类的事,安少廷脊背上就会穿过一凉气。

  再不然就是以前的冤家投胎转世——对!她表现得好象特别亏欠了安少廷——一定是上一辈子她亏欠了他,今世来回报他了。不然实在无法解释为何她本都不认识他,却一见到他就躲着他,还向他不停地道歉相求,然后还为他吹喇叭。

  但安少廷也不大信这个。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信鬼怪的人。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真信那个?

  再不然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一个安少廷非常不愿相信的可能——再不然,那就是这个女孩认错人了。

  一个长相和安少廷非常相似的人,曾经是这个女孩的…

  不会的。安少廷坚信这不可能。他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梦中情人是因为误认了人而为他吹喇叭——这就等于是说,他的梦中情人也会为另一个男人做同样的事情——他不相信这会是这样。

  人可以长的近似,材也可以一样,但声音呢?怎么解释那个女孩听见了他的声音还辨不出来呢?这世上决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世上真有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孪生兄弟?

  不可能。安少廷从小就有个非常稳定的家庭。自己的父母绝不会将一对孪生兄弟拆散的。

  安少廷沿着街茫然地走着,心里还在不断为这件奇遇寻找最可能的、最合理的解释。

  也许,会不会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对呀!为什么不会是呢?要不是这个女孩和别人打赌打输了?

  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必定会有她的同伴在附近偷看。——那时周围的确没有任何人。难道是后来在电梯外面出现的那几个人?

  实在不象。不会的。安少廷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他绝对无法接受自己的梦中情人会跟那些人在一起的想法。

  唉。不能想了。只有再找到那个女孩,当面向她问个清楚。

  这真是个极端荒谬的事情。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接受了一个美丽的女孩的口,自己却什么也搞不清楚。

  他曾很想将自己的亲遭遇写成一篇奇遇记贴到元元网站上。毕竟在上面读了许多别人的作品,这回正可以贡献一次了。但是,若将自己和梦中女孩的这种奇遇写出来,又有谁会信呢?而且,人们一定会问,那么后来呢?怎么都得有个结果或解释吧?

  所以,怎么都得找到那个女孩。会在『华丰』超市出现,就说明她就该住在附近。

  安少廷一边四面寻看着,一边又仔细回忆起那天和那个梦中女孩相遇时的每一个细节。

  她好象是很怕见到他。她好象是求他不要在那个公开场合做什么事——做什么事呢?她好象是在无奈之下开始解开裙子上的扣子——难道是暴吗?

  他不敢想象。难道生活中真有此事?难道有个长得跟他很相似的一个男人会她在公开场合暴?

  他在元元网站上是读到过不少让友暴的情小说。但他从来都认为那只是一些男人无聊透顶的幻想。

  试想一下,你如果有那么一个娇美动人、柔情万种的朋友,你会舍得让她将美丽的子暴给别人看吗?

  安少廷绝对不相信真实生活中会真有这样的人——除非那个人是真疯了——要么就是极端的变态——只有一些心理猥秽到极点的本人才会干那种事。

  安少廷的脑海里又浮起那个梦中的女孩解开裙扣时出的部的人的光。

  但是——除了公开暴外,还有什么事是那个女孩宁愿为他在电梯里吹喇叭也不愿做的?

  突然的汽车喇叭声和一个鲁的司机的叫骂声在他后响起。他回头看见一辆汽车在他刚刚过马路时从后驶过。

  他无心和人骂架,继续往前走,心里又哼起熟悉的曲子:

  『梦中的女孩你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那天你的表演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愿再…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梦中女孩可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女孩你的心思还真奇怪…』

  街对面的『元元』元宵店里漂来的熟悉的香味引起了他的食。他这时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路上的行人已开始减少。

  『元元』元宵店是他常吃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元元』的名字和元元网站正巧相同的缘故吧?

  周围除了边上的一个珠宝店的灯火很明亮外,就这家元宵店还很亮堂。他知道这一带的小吃店多数都在街的那一头,这一边就只有这个元宵店了。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她会不会出来吃呢?

  安少廷不断地琢磨着这个梦中的女孩可能的生活习惯。他决定先看一下元宵店里,然后就到街那一头小吃店多的地方去守候。

  他径直往『元元』的店门走过去。店里传来老板和顾客再见的熟悉的声音:

  “小姐,再来啊。”

  接着,一个娇美的女孩的声音随着推开的门从里面清晰地传了出来:

  “谢谢老板。再见。”

  啊!安少廷几乎惊叫了出来。

  这不正是他思夜想的梦中女孩的声音吗?

  这简单的一声道谢和再见,在安少廷的心中产生了无比强烈的震惊——他的血几乎都沸腾了。

  他赶紧走上前去,一眼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正从店里出来,一件淡红的外套小巧地罩在上,映出她美丽的部的线条。紧的黑弹力紧紧包裹在大腿上,优美的腿部和部全都刻画了出来。

  她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也正在这时朝他来。

  啊!这可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梦中女孩?

  女孩一见到他,似乎是全一震,象是见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一样,立刻惊恐地呆立当场,张开的嘴巴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他已来到了她的面前,心情的紧张和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曾想好的许许多多的话全噎在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也是傻傻地盯着她垂下的眼,不敢移动半步。

  她惊吓过度的脸上一片煞白。

  几秒之后她好象从惊吓中稍稍回过神来,几抹红云立刻飘现在她两颊。她马上紧低下头,不敢直视他,两片嘴巴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几乎是从牙里对着他挤出了一个音量低得不能再低的词:

  “主人…”

  什么?!安少廷再次惊呆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的梦中的女孩竟会对着他喊出这么一个称呼。“什么?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耶…你叫我什么?”

  女孩近乎是在泣地又用低低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主人…我…”

  安少廷的震惊简直超过了他上次遭遇到口时的心情。他想象了许多种他们再次见面时会遇到的情景,但再怎么也料不到会是现在这种样子,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主人?她管他叫主人?不会吧?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本能地提了声音,对着女孩说道:

  “喂,你能不能说大一点?我听不清楚。”“啊…主人…请…。求您别…在这里…”

  女孩回答的声音并不比刚才多少。但安少廷聚集了全的注意力去倾听她的每一个词,现在完全听清了,他的梦中情人的确是在叫他『主人』。

  女孩恐惧的声音让安少廷极其不舒服。他无法相信这个他决不敢加害半分的女孩会对他如此害怕,倒好象是他是个魔鬼似的。

  安少廷到一凉意从脚底升起,直穿过他的脊背,再传遍他的全。

  天那!必定有一个长相和他非常相象的男人用了什么残酷的手段控制住了这个女孩的灵魂——这个安少廷渴望她能成为他的情人的梦中女孩的灵魂。

  他该怎么办啊?

  正当他还不知到该怎么回应这个女孩时,她继续用颤抖的声音,有些急促地说道:

  “主人…您就饶了我吧…奴儿…这里人太多…奴儿求您了…。”

  女孩已经在哭泣了。她颤抖恐惧的声音深深地刺在安少廷的心底。

  “喂…那么…你…”安少廷实在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既能安慰这个女孩,又能打破僵局。

  他现在清楚这个女孩是认错人了。但是——他该怎么和她解释这件误会呢?

  她现在不敢跑开就是因为她以为他是她的『主人』。如果告诉她实情,她必定会羞愧地逃走——不能让她逃走——他可是找了她许多天了,而且…

  天那!她竟然管他叫『主人』?管她自己叫『奴儿』?这不是说明——不是说明她将他错认的那个人,竟将她当成了——奴?

  这么一个可怕而又的字眼一出现在安少廷的脑子里,他就联想起元元网站里那些恐怖的暴描述。

  他突然明白了为何她见了他只想躲避。他明白了她为何要那么主动地为他口。他明白了她为何数次央求他饶了她——这一切只有这么一个解释——因为她害怕遭到那个残暴的“主人”的残酷折磨。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可能,但事实却只能是如此——他痛苦地明白了一切。

  一切都清楚了——他的梦中情人,竟是某个长得很象自己的男人的奴。

  他既愤怒,又紧张,同时浑上下也是热血沸腾——一想到那种种可能的待,他对她的同情和对那个男人的憎恶简直让他难以言表。

  女孩继续可怜地哀求着,几乎要落下眼泪:

  “…主人…请…不要在这里…奴儿求您了。只要不在这里…。在奴儿的房间里,奴儿一切都会…”

  女孩左一个奴儿,右一个奴儿,其真诚的口气,绝不可能是假装出来的。

  但是安少廷还是无法相信现实生活当中真有被迫做男人奴的人。他一直以为元元网站上那么多奴调教之类的东西都是一些变态男人的变态的幻想,真要在这么一个法制的社会里用残暴的手段去奴役另一个独立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自称奴儿的女孩却叫他不得不信,这世上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肮脏的东西。

  这个女孩一定是被那个男人抓住了什么把柄——但是什么样的把柄会让她宁愿做他的奴,也不敢去报警求援的呢?

  天哪!一个奴?这个男人会让这个美丽纯洁的女孩做什么呢?她竟然说只要是在她的房间里,她什么都会…

  突然,一个极端刺激的想法冲进安少廷的大脑——何不就将错就错,不去告诉这个女孩他的真相?

  那么…天那!

  他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他立刻想到他不仅能再次让这个美丽的女孩还象那天那样为他吹喇叭,他还可以随意地玩她、对她用各种——各种方式欺负——安少廷还想象不出要怎么玩这种主奴游戏,他现在能想到的就是可以随意地“拥有”这么漂亮的梦中女孩——一想到这个“拥有”这个词,他全的血完全沸腾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样乘人之危的行为实在是太猥秽、肮脏、和自私了。他怎么能和那个变态的男人一样地将这么纯洁无辜的女孩当成奴来对待呢?

  但是一想到奴这么个刺眼的词汇,安少廷的心就狂跳不已。

  心中魔瓶的盖子一旦打开,他就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魔了。

  他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拼命控制住自己的紧张心情,尽力不声地说道: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到你的房间去。”

  女孩的脸上出了一种奇怪的复杂的表情——既有些解了的喜悦,更有些害怕和恐惧,又好似对现在就被迫要让他去她的房间到失望。她用温柔颤抖的声音对他轻声说道:

  “谢谢。主人。”

  说完,就转走开。安少廷赶紧跟了过去,紧紧地紧跟在她后,生怕她再逃走似的。

  女孩温馨的体香从他前面飘来,让他完全失在一种紧张、刺激、不安、混、动、内疚、甚至是犯罪的复杂心理状态之中。

  安少廷能到全的血都在沸腾。这么一个乖巧温顺的女孩——即将会让自己随意地摆布玩?天那!这也太…

  安少廷内心的感觉现在复杂极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简直就是在趁火打劫——毕竟是如此美丽纯洁的女孩,自己怎么能忍心象个禽兽一样趁她不明真相时对她加以侵犯?

  但是——那种惑也太强烈了——她那苗条的材、优美的线条、人的娇羞模样、还有那驯服的乖巧——一切都强烈地刺激着安少廷的心灵。

  除了上一次这个女孩为他做的匆忙的口,安少廷可是从来还没有和任何人有过真正的经验啊。他那里能舍得放过眼前这么好的机会?

  安少廷的心现在就象在打着鼓一样扑通扑通地猛跳不停。他再也无法料到自己竟还会有比那天那个电梯奇遇还要幸运的好运道。他一直以为那种奇遇已经是千载难逢的绝艳了,再也不可能有比那更好的了。

  他越来越紧张,心里一边盘算着待一会到了她的房间怎样将这出戏表演下去,一边又担心如果自己的冒牌份被她发现会出现什么情景。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他脑子里——这会不会是一个大骗局?

  天那!自己怎么这么糊涂。这世上那有这么好的好事?那句英文怎么说的?『rue』

  如果她的搭档埋伏在她的房间等着自己,自己岂不是…

  不对!这样真诚纯洁的女孩,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她为何要欺骗自己呢?骗钱?实在不必这么麻烦。绑架?自己又实在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家里也不是大富豪。

  最主要的,要骗他也实在不必花费如此大的周折。就凭她的美,本不必她开口,任何圈套他都会主动上钩。更何况,上一次这个女孩还真的为他吹了喇叭,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他已经铁了心了。就算前面有刀山火海万丈地雷阵,他也要去闯一闯了。但他已有些担心事情绝不会象他刚才想的那样简单。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凭白让他捡个奴?

  他的心情越发紧张起来。

  女孩默默无言地领着他来到了一个他从未来过的四层的公寓楼前,领着他上到三楼一个拐角的门前,再用钥匙进锁孔。

  安少廷这时紧张到了极点。他提起警觉的心,准备如果一旦出现异常,他就会马上从原路逃跑。

  女孩打开了门,扭开了房间里的灯,低头默默地走了进去。

  安少廷的心就象是要跳出了嗓子眼,紧攥的手心已渗出了汗珠。他鼓足了勇气,小心紧张地迈步跨进房门。




第三章
  安少廷迈步走进女孩的房间,很出他的意外,什么事也没发生。

  但他警觉的心并没有立刻就松懈下来。他就站在距大门两步的地方,两眼迅速地环顾整个房间。

  这是一个市里常见的独间公寓,一进门的左手是厨房,一个台将厨房和房子其他部份隔开,房子中间放着一张整洁幽香的铁架小,另一边是个通向洗手间的小门。房子的另一面墙上对着一个拉上窗的窗户,窗户下一个小桌子,上面整洁地放着一些书和一些常见的文具。

  一个典型的单公寓,除了整洁和空气中弥漫的幽香,安少廷感觉不到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倒是反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安少廷注视着整个房间,好象的确是没有人的迹象。他那扑通扑通的心总算稍安定下来,但还是不能立刻就完全放心。

  女孩在他后关上房门锁好,立刻转到他面前,马上开始用猛烈急促的动作去外和长,出她美丽的肌肤——只剩下罩和三角的少美丽的体。

  安少廷看到眼前如此美丽的体,惊得倒一口凉气——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人的真实的体——在情网站上看到的无数体图片哪能和面前这个活生生的纯洁美丽的女孩相比啊!

  还未等安少廷回过神来,女孩猛地伏倒在他面前,她的头几乎贴到了地上,用清晰明朗、约带颤抖的声音说道:

  “奴儿主人光临。”

  安少廷又一次惊呆了——天啊!这一切竟都是真的?

  女孩默默地伏在地上,穿着三角的部稍稍翘起,整个背部上有些条条块块的青肿,似乎象是鞭打过的痕迹。她的黑发一大半掀起,出她美丽的耳朵和雪白的颈部。

  没有骗局,没有曲折,一切就这么简单——但这也太让人无法相信了。

  现在安少廷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如何应付眼前突然出现的这般情景——面对一个自称“奴儿”的半女孩,自己该怎样表演才不会漏陷?

  他拼命思索着以前在元元网站上看过的各种暴和奴调教小说,但在这一刻却一点细节也回忆不起来。

  唉!自己以前怎么不多注意注意这方面的故事呢?元元网站上最多的可不就是这一类暴的作品?那个图书馆里的暴分类里好象有近二十页的存档啊,大概是所有分类里最多的一种了吧?

  安少廷最喜读的都是些、校园之类的艳情小说,内心深处对那些对人使用暴力的情待很反。但是那些他所喜的纯情的故事情节现在却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何才能装出常来的样子而又不被她发觉呢?如何才能表现得象个『主人』的凶残的样子来呢?他以前对这种角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一下就要让他做,实在让他为难。

  他现在心里只想将地上的美抱起来用手抚摸个够。

  但他知道他只要出一个差错事情就会完全搞糟。不仅这个女孩不会再让他占任何便宜,还很可能会引出那个真正的『主人』,那么…。

  天啦!他突然想到这一层,心中的恐惧一下又将他的心悬吊了起来。那个男人要是发现了他在这里大占他的奴的便宜,他们会不会…他们可能什么都会做啊…他安少廷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如此变态的秘密,还知道了女孩的住处,他们难道不会将他灭了口?

  但是眼前这个几乎是全的女孩,他怎么可能舍弃不玩呢?他还从未接触过真正的体的人啊。

  就是死也值了。

  安少廷下定了决心,假装出一种非常冰冷的口气对地上的女孩说:

  “你趴着别动!听见了吗?”“是的。主人。”

  安少廷绕开女孩的子,将子贴在洗手间门边的墙上,意地看到女孩听话地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安少廷快速地在洗手间检查了一遍,又来到窗口起窗向外看了看,很意地发现窗户正对着一个平台,从这个平台上他可以很容易跳到右边的平台上,那个台子好象可以通向安全防火梯。

  这太好了,万一那个男人突然来了,自己可以从这个窗户逃走。他准备将窗户上的消拉起以方便逃跑,却发现消已经坏掉了。这正好,这个环境实在太有利了,有了如此方便的后路,真出意外他也可以对付了。

  女孩依然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

  安少廷稍稍安下心来,渡步来到女孩后面的小上下,开始贪婪地看着地上仅穿三角和罩的府卧的女孩,紧张的心跳冲击着他的全血。

  这下可不真的梦想成真了?简直比最疯狂的梦想还要疯狂。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将女孩娇的体抱进怀里。

  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缓慢地对地上的女孩说道:

  “你转过来。”

  他的冷冰冰的口气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女孩头几乎紧贴着地,慢慢用手脚爬着转动子,将头对着安少廷,依然保持着她刚才的姿势。

  安少廷再发出命令:

  “你站起来吧。”

  女孩乖乖地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用眼看他,两手不安地放在体两侧。她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但遮不住她雪白的部,立的房将罩撑得地鼓起,完全呈现在安少廷的眼前。

  近乎完美的体上似乎有些青肿的痕迹,象曾被鞭子过留下的印记,也象是她天然的胎印。两条匀称的大腿紧紧并着,雪白的腿上好象也有些不该有的青肿。

  安少廷呆呆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半的体,裆里的具已急速地膨起来。那天在超市里他只看到了她的部的上半的一小部份,那已经就让他血脉涨了。而现在…天哪!真是太美了。

  安少廷很意女孩低着头的方式——他宁愿她不要盯着自己看。虽然这里的灯光不很亮,但被她看长了总难免会被她瞧出破绽。好在女孩已经认定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现在还不敢直视他这个冒牌货。

  “你把上的东西都光。”

  安少廷紧张地屏住了呼——她会听令光吗?她以前光过吗?既然做了奴,连吹喇叭都做,应该没有问题吧?如果她照做的话,他可不即将要看到他这一生第一次看到的全的人了吗?——而且还是如此美丽女孩的体?

  女孩没有任何抗议,毫不犹豫就乖乖地将手背到背后解开罩的扣子,双肩缩紧一抖,再用手将松下来的罩从两个胳膊上拉下来。

  安少廷动得几乎无法呼。

  哇!好一付动人的房啊——被罩盖住的房比边上的肤更白一些,两个三角形的罩的印子中间是两个紧凑圆滑的房,上面两个尖就象是两个透了的小桑果,直直地凸出在她的部,忖托出一幅极其挑逗的画面。

  安少廷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幅荡人心的体画面,女孩紧接着弯下了,退下了她上仅存的三角,抖了两下双腿,将内踢到了一边。

  然后她再次笔直地低头站好,两手依然放在旁,将整个子向安少廷完全地开放,任他随意观赏。

  啊!

  安少廷再次倒一口凉气——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体人啊!

  他的眼光贪婪地落在她那黝黑的三角地,然后在她的全瞧来瞧去,简直觉得两个眼睛本不够用了。

  安少廷这时的体内热血翻腾,膨的具在子里然跳动,他被眼前他这个第一次看到的异体刺激得几乎不过气来,动的心情叫他几乎立刻就克制不住自己,真想马上就扑过去在这个美丽的体上上下下结结实实地摸个够。

  这么真实的女孩的体,他怎能不渴望好好摸个痛快啊?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19

积分

二星会员

Rank: 2

UID
120411
金币
33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2: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谢谢你分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19

积分

二星会员

Rank: 2

UID
120411
金币
33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2: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谢谢你分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882

帖子

839

积分

六星会员

Rank: 6Rank: 6

UID
105846
金币
1532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2: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采了
言語已經無法表達我的感受
令人不禁熱血沸騰
真是辛苦您的用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

帖子

83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05713
金币
9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2: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讲道理,看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2

积分

一星会员

Rank: 1

UID
125833
金币
0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3: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不跟你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81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06947
金币
19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3: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大佬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81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06947
金币
19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3: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大佬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81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06947
金币
19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3: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大佬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81

积分

三星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06947
金币
19
VIP币
0
发表于 2019-2-6 23: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大佬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mbt论坛

GMT+8, 2019-2-24 09:04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